木易繁樱

【火影/佐樱】爱久见人心(一)

光年纪事:

♪ 全是看完了博人传憋到今天的产物        


♪ 码了一半先看着吧【【


♪ 如果有OOC就原谅我吧_(:з」∠)_






↓以下正文↓




        如果说爱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争。那么春野樱的单恋,就要扯成一条战线,绕着地球赤道来一圈。




一、你的孤单是座城堡


  其实宇智波佐助一直就是那样的人。春野樱在无数个日日夜夜这么安慰自己。


  第四次忍界大战刚刚结束,村子百废待兴,春野樱也每天忙得分不开身,她也没办法用鸣人的拿手绝技来忙更多的事。更何况她的好伙伴以及自己暗恋了那么多年的人还躺在医院,也不知道那两个人到底是怎么打的,每个人都一副要把对方置于死地的出招方式。小樱在给他们治疗的时候从伤口里看得出来当时的战况有多么激烈。


  唉。她扶额叹了口气。今天的佐助君还是什么不想说的样子呢。


  算了。




二、你的温柔那么缓慢


  今天的春野樱看上去也是很忙。


  宇智波佐助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着倚在他床边就那么睡着了的春野樱这么想道。她今天还是试图询问他在终结之谷和鸣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想了想还是没开口,如果说他仅仅就是和鸣人以死相博了一回她会信吗?而且现在回想起来之前的借口真的好中二,并不是很想说。唉,幸亏那个吊车尾也没和她多说什么。


  不过他总觉得哪里有点不一样。


  照道理他醒来的时候,那个女人不是应该扑过来抱着他痛哭吗?为什么这次他一睁看眼看到的人居然都不是她。再后来她来看他的时候也只是笑着和他说“啊佐助君终于醒了啊,纲手师傅已经在研究义肢了,肯定能治好你的,放心吧。”他皱了皱眉头,轻哼一声“好。”


  结果,这次连苹果都没给他削一个。




三、存一寸光阴换一个世纪


  宇智波佐助决定去旅行的时候,春野樱还在医院忙着和纲手研究柱间细胞。她只是在想如果快一点完成这个,说不定佐助君就会开心点不用每天板着脸。


  她也不知是为什么,在医院的佐助君每天脸上都挂着【我不开心】四个大字。小樱生怕是自己哪点做的不好触了二大爷逆鳞。干脆就躲起来不见他。虽说在同一个医院,她也就每天巡房的时候去看他一眼,多了也不敢去。就怕是他见着自己觉得心烦。


  殊不知他早就递了申请给卡卡西老师.....不对现在要叫六代目大人了,说要出村旅行,必须去。


  这怎么行!得知了消息的春野樱觉得有点难过。好不容易盼着他回来的,还没怎么样呢就又要走?而且他的手...小樱看着手边的试验器皿,觉得有点头疼,这个人真的是...


  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情愿,还是在佐助启程那天去村口送了他。


  “……你无论如何都要走吗?纲手大人用柱间大人的细胞做成的义肢还差一点就……”她有点紧张,甚至不知道说什么好,词不达意的。“……我想知道如今的我,会如何看待这个忍界以及世界,我感觉那些我曾经视而不见的东西现在也许能够看见了…没有这段经历就看不见的东西…以及…一些值得在意的事情…”他甚少说这样多的话,今天倒是破例了。


        “那...”小樱突然有点害羞的低了头“我能和你...一起去吗?”他声音顿了一顿“对我来说这也是一趟赎罪之旅,而你和我所犯的罪并无关系。”


  啊...果然...还是没有关系吗...


  春野樱并没有沉浸在失落里多久就被额头上的触感唤回了神志。


  “下次吧。”真是难得一见的笑容“谢谢你。”




四、我不是流言,不能猜测你


  其实他也不是个生来就面瘫的人。真的。


  只是最近在医院住着真的很闷,被管着哪儿也不能去。为数不多能他说话的人也都不在,卡卡西当了火影每天都忙得头上冒青烟,上次来看望自己的时候,亲热天堂拿反了都没发现。那个日向家的女人每天都会去看吊车尾,他却觉得哪里不对。


  为什么没这么个人来看他?想了想,觉得心情更差了。


  还是出去旅行吧。他这么想着,就向卡卡西提了申请。没料到的是申请居然以一种他意外的方式快速通过了。


       行吧,那早点走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


  在村口的时候春野樱还是来送他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出乎意料的多说了些。


  “那...”少女有些害羞的低头“我能和你...一起去吗?”甚至有点不敢抬头看他。


  什么啊,原来不是讨厌自己而躲着自己嘛。


   “对我来说这也是一趟赎罪之旅,而你和我所犯的罪并无关系。”他想了想,这么说道。开玩笑说旅行就真的以为是旅行啊,自己仇家那么多,拉上她不是害人吗。却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本应该朝气满满的女人突然就颓唐了起来。他突然想到了以前的自己,每一次在鼬拒绝他提议的时候。


  


       “下次吧。”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伸出手去戳了戳她的额头“谢谢你。”







评论

热度(43)

  1. 木易繁樱光年纪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