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易繁樱

樱的肉球大全 番外 完

Friday of Autumn:

佐樱/架空/可以认为和原文同一篇也可以认为是两篇不同的东西总之读者随意/私设随意到飞起/佐助视角/我就是佐助啊有什么不满的吗/


 


猫になりたい、君の腕の中。寂しい夜が終わるまで、ここにいたいよ。


想要变成猫,在你的手里。直到寂寞的夜晚结束想要在这里呀。


猫になりたい、言葉ははかない。消えないようにキズつけてあげるよ。


想要变成猫,语言是渺茫的。为了不消失给你一个吻呀。                                            


                                              -----------<猫になりたい>スピッツ


原版:http://y.qq.com/#type=song&mid=000i78z43fQzun&tpl=yqq_song_detail&from=smartbox




----------------------------------------------------------


宇智波佐助怀疑自己撞了邪。


 


5岁的时候全家搬离了大阪,他对故乡的印象寥寥无几。大学神差鬼使考回老家,独自一人租住在学校附近。


 


然而就在他搬进去的第一天,一个奇怪的条状生物出现了。


 


“你居然不给我贡品就进来了啊...”就这么阴森的说着。


 


佐助一头雾水。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忽然变大了。


 


不对,是自己变小了。


 


“喵喵!”正想说你是谁,发出的声音却是?!


 


“感谢我吧,把你变得这么可爱,”那个生物发出了奇怪的笑声,“或许会有人类真心喜欢你的。”眼睛忽然眯成一条线。


 


佐助愣了一愣。


 


“别惊讶,人类丑陋的内心我都能看见。”怪物忽然自信起来,“女生都因为外表喜欢你,男生都因为外表嫉妒你。你现在不过是跟你是人类的时候一样罢了。可爱的猫咪,你的人生是他人的玩物。”


 


“你在死之前能不能找到爱你的人呢?真是好奇啊。”怪物又科科地笑了起来,“猫的寿命可是很短的。”


 


什么鬼,宇智波佐助就算再冷漠,还是坚信家人是爱着自己的。


 


“亲人不算哦。”


 


啧。这怪物可真能读心。


 


看不清那怪物是怎么消失的,房子里就剩下了自己。


 


冷静的宇智波佐助开始思考解开这破诅咒的方法。爱自己的人?这怪物毫无缘由地将他变成猫,找不到任何相信这怪物的理由。当务之急还是去找房东。


 


佐助费劲地在自己行李里找到了墨水和纸,用爪子蘸了墨水,花了老半天才写了一句:我是宇智波,房间里的怪物把我变成了猫。叼着就往楼下房东的屋里跑。


 


房东的门居然开着,佐助闯了进去,里面空空如也。


 


家具全没了,也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


 


见鬼了,真的见鬼了。


 


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地响,他只好凭借着身为猫的本能到附近的河边抓了两条鱼。然后神差鬼使地半夜在大街上游荡。


 


太阳终于升起,然而并没有奇迹发生。困意袭来,只好在一棵安全的大树上睡了一觉。


 


难道真的变不回去了吗。


 


宇智波佐助乐观地当自己在玩RPG,在这个自己小时候曾经生活过的城市里到处游荡,企图找到解开秘密的钥匙。


 


终于游荡到似乎是以前住过的街道。


 


他虽然记忆力不错,但还没到5岁前住的地址都记得起这种地步。


 


是因为那个粉毛的家伙。


 


那天傍晚他蹲在一家院子的墙上整理着毛,一个粉色头发绿色眼睛的女生盯着他看。


 


自从变成猫以来,他已经适应了被各种各样的目光盯。


 


不过这家伙有点眼熟。这种发色和瞳色搭配很少见,非常巧的是他记忆中有一个这样的人。好像是自己小时候在大阪住时的邻居的小孩。那个人比自己小一岁,有时候会偷看自己。


 


奇怪的家伙。4岁的佐助是这么想的。


 


以前曾经指着邻居的门牌问哥哥怎么念。好像是叫“春野”来着。


 


跟这家不是一样吗。


 


这个人好像也认识佐助一样,居然买了猫罐头喂他。还是他最爱的木鱼味。


突如其来的殷勤,果然是因为把自己看成玩物。那只手伸向佐助的头时,他毫无犹豫地躲开了,并本能地伸出爪子去拍打她的手。


 


虽然并不厌恶被她抚摸。


 


条状怪物的话语是漆黑的梦魇。他甚至已经记不清它的声音,模样,大小,但梦魇仍像绑了咒语那般在他的每一个细胞里跳跃着,快马加鞭地驱使佐助离开了那个街区。


 


因为自己是猫,所以无论如何都会被当成玩物吗。


 


长得可不可爱已经不重要。不可爱的话,也许连被当成玩物都不是。不知道是不是变成了猫让思考能力下降,佐助一时想不出如果不可爱的话会怎么样。


 


独立的猫生,孤独的猫生。


 


变成了猫的佐助并没有很好地跟猫有交流。他非常庆幸自己的灵魂还是一个人类。


 


独立的人类,孤独的人类。


 


即使仍是同样的心态在路上走着,但是这个世界已经不是像原来那样对待自己。比如不知道为什么就向自己发起攻击的公猫,对着自己流露出凶恶表情的流浪狗。


 


感觉到下一秒要被咬上脖子时,那个粉色头发的人类就出现了。


 


不知道是本能还是梦魇在促使自己逃走,却被她毫不犹豫地抱了起来。


 


樱叫他佐助的时候,他其实又惊讶又生气。佐助觉得她可能故意把小时候的邻居的名字安排到了一只野猫身上。


 


当时有对她做过什么吗。


 


内心有一刹那希望她知道自己是个人类。但是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愚蠢的人类又会知道什么。


 


佐助有那么一丁点好奇,如果樱知道自己其实并不是猫的话会有什么反应。


 


但是没有如果。因为他就真的跟别的猫一样,面对着在自己面前胡言乱语说一通,擅自流眼泪,没有由来地发出笑容的人类,表现不出任何表情。


 


虽然他本来就是个面瘫。


 


变成猫有个好处,原本话不多的他不需要对聒噪的粉毛作出任何回答。有时他本能地“嗯”,也会变成小声的“喵。”


 


人类可能压根没听见。


 


伤逐渐地好了。他还不能走远。人类在家里做作业的时候,他会坐在桌子上检查她的错误。


 


反正无聊。


 


粉毛在写一篇作文。佐助瞄了一下标题,《理想》,无非是行货的应试题目。平时效率还算可以的粉毛今天却迟迟下不了笔。半天才写了自己想当一名医生。


 


理由居然是由一只被野狗攻击的流浪野猫触发了对生命的感慨。


 


写着写着,粉毛就抬起头瞧瞧他。


 


不就是一只野猫而已,至于发出这么大感慨吗。佐助走到桌子边上去,不太想跟她过分近。


 


一个人被救活了也许还能活几十年,一只猫被救活了不就最多活几年而已。像他这样的流浪猫,被救活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估计这篇作文会被打个不及格的分数。


 


如果他此刻是个人类该多好。


 


佐助觉得很烦躁。他深知烦躁的来源是因为自己是只猫,也大概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机会再变回人了。


 


无知的人类,自以为救活了别的生物很伟大。


 


那个怪物还真没说错,人的内心是丑陋的。


 


完全好起来后,佐助迫不及待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喵。”佐助对着空无一物的房间叫着,变回人的方法是什么。


 


“我第一天已经跟你说了啊。”那个怪物没出现,慵懒的声音从房间某个角落传来。


 


“...”


 


“你已经找到答案了,还来问我做什么。”


 


“喵。”那我为何还变不回人。


 


那怪物再没说话。


 


佐助很生气,生气自己为什么要相信一个怪物。


 


接下来的两天他都在漫无目的地游荡。仿佛一个神使,悄悄地观察着这个按一定规律行走的世界。日出日落,车水马龙,不知道哪里是开始哪里是结束。


 


他大概还来得及用可能几个月的时间长途跋涉跑回家,和父母以及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说真话的哥哥度过自己余下不多的几年。这也是他最后的决定。


 


这样的话他应该再也不会见到那个粉发的人类了。这应该对她没有问题,因为自己只是一只来路不明的野猫,更何况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由人变的。她一定会把他当成野性未脱跑掉了而已。


 


路边的波斯菊开得正艳。桃红、粉红和白色的花没有规律地开满了河边的山坡,随风摇摆,像在对他点头。虽然樱花的淡粉是最像那家伙的发色的,但在这个季节,佐助觉得粉红色的那束有点像笑起来的她。


 


还是可以去做个告别。


 


明明还晴朗的傍晚,到晚上却下起了雨。佐助回到那个熟悉的街区时身上已被淋透。


 


咚咚。


 


可恶,居然把窗关起来了。


 


咚咚。


 


再不来开窗花都要被淋透了。


 


多亏了猫的夜视,佐助看到屋内的人忽然在床上坐了起来,愣愣地看着自己。


 


和预想的一样,樱不管自己穿着睡衣,没有一丝犹豫地抱住了他,双臂把他勒得有点痛。


 


“这是给我的吗?”樱用双手提着佐助的双臂,举到和自己脸一般高,用自己的额头蹭着佐助的额头,“谢谢你,佐助。”


 


清澈碧绿又巨大的双瞳在他面前仿佛两个春季的深潭,樱色的发丝也充满了春天的气息。眼前的人笑了,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佐助喜欢看着她笑。


 


如果是她的猫,应该不会有孤独的感觉。


 


想要变成猫,在她的手里。直到寂寞的夜晚结束。


 


最后的夜晚。


 


“啊——”一声尖叫,眼前的人忽然变小了。


 


“你...你是谁?”


“佐助。宇智波佐助。”


 


这次换他笑了,用一个不觉眼的弧度。


 


 


 


 


 


 


 


 



评论

热度(45)

  1. 木易繁樱Friday of Autumn 转载了此文字